• >
主页 > 木木游戏网 >
木木游戏网
新冠疫苗出产用牛血清70%来自西北
发布日期:2021-05-10 22:37   来源:未知   阅读:

    

    ◇马忠仁团队在疫情期间为新冠灭活疫苗生产企业提供了优质血清,解决了疫情关闭情况下原辅资料不足的困难◇“马忠仁团队的技术助力牧区畜产品变废为宝,实切实在地增添了农牧民的收入,助力了民族地域脱贫攻坚进程,改善了牧区环境,实现了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的双赢。”你接种的新冠灭活疫苗,其应用的动物血清很可能来自西北民族大学团队。“全国新冠灭活疫苗生产用的牛血清,70%由我校生物医学研究中心教学马忠仁团队提供。”西北民族大学校长郭郁烈告知《?望》消息周刊。郭郁烈先容,马忠仁率领团队不仅攻克了疫苗产业共性核心技术,助力我国防备医学系统建设和疫苗产业高品质发展,还促使动物血清成为高原富民产业,以科技兴农奉献家乡。新冠疫苗生产用牛血清70%来自西北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我国紧迫研制新冠疫苗,急需大批优质动物血清。动物血清是病毒类细胞基质疫苗生产的要害原辅材料。病毒须要在动物细胞内生长增殖,这就需要用血清造就扩增细胞,再用培养的细胞增殖病毒,最后通过下游各种工艺做出疫苗。新冠疫苗研发和生产企业获悉,西北民大及所属企业兰州民海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有丰盛的动物血清产业化技巧储备和原料保障才能,第一时间与马忠仁接洽。在学校踊跃组织下,兰州民海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复工复产,并持续生产,紧急供给高质量疫苗生产专用血清1万升,根据订单贮备2万升,为我国新冠灭活疫苗研发、疫苗大规模出产上市提供了坚实保障。郭郁烈告诉记者,在2020年11月西北民族大学生物医学研究中央举办的学术委员会年会上,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专家组副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军志确定西北民族大学的工作,并评价称,该团队在疫情期间为新冠灭活疫苗生产企业供给了优质血清,解决了疫情封闭情形下原辅材料不足的难题。血清富民产业陈规模马忠仁团队在动物血清上的结果,来自其长期积聚。马忠仁的家乡在海拔3000米左右的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1984年,马忠仁从西北民族学院(西北民族大学前身)畜牧兽医系毕业后,回到故乡从事兽医技术推广、畜禽疫病防治工作。基层工作,一干就是11年。在与牧民朝夕相处的进程中,马忠仁越来越意识到牛对牧民的主要性。然而,仅靠做基础的畜牧防治防疫无奈辅助牧民拔穷根,且当时牧区牦牛与黄牛杂交二代尕里巴牛生产机能低下,不豢养价值,一诞生就被淘汰,影响牧民收入。与此同时,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我国疫苗企业对牛血清的需要量急增,而国内缺乏成型的牛血清生产企业。马忠仁灵敏地发明,可以将市场需求与本土资源有效对接,“疫苗生产需要新生牛的血清,当时甘南刚好有淘汰牛的资源,能够将淘汰牛的血清分别,为疫苗生产所用。”从1992年起,马忠仁开端尝试小规模利用尕里巴牛血清,但囿于技术条件和人力有限,每天只能处理几头牛。马忠仁说明说,采血需要在全关闭的无菌条件下进行,还得让血液分离,才干提取到血清,当时甘南并不具备大规模采血的环境和血液分离技术。这种情况下,处理的速度特殊慢,提取的血清量也有限。1995年,马忠仁以引进人才的身份回到母校,组建动物医学生物工程科研团队,持续攻关生物制药用高端新生牛血清的产业化技术。在学校支撑下,马忠仁团队树立生物工程与技术试验室,并成立校属企业兰州民海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以规模化生产动物血清。马忠仁介绍,有了实验室的技术支持,他们建破了血清产业化的质量把持体制,处置量从从前每天多少十头牛提升至后来的天天400多头牛。对马忠仁团队来说,这一产业化过程是不小的挑衅。实现动物血清的产业化有三个前提,一是源头上有原料,二是生产技术成熟、产能跟得上,三是有终端市场。原料是工业化的条件。当时甘南新生牛数目有限,无法满意产业化生产牛血清的请求。为此,马忠仁团队跟企业不断开辟市场,将原料采集基地拓展至内蒙古、黑龙江、山东等地。团队采取封锁式无菌采血、低温分离、大容量混杂和高置流过滤技术,产能匆匆晋升,品德也越来越好。时光久了,兰州民海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生产的牛血清质量得到市场认可,血清销售到全国各地。牛血清生产技术成熟后,马忠仁又将生产技术拓展到其余动物血清的生产。目前,兰州民海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可规模化生产牛血清等六大类近50种动物血清系列产品,成为全国技术当先的血清生产企业。这些产品在海内人用病毒类疫苗生产中占四成以上市场份额,增进了动物血清富民产业发展。郭郁烈说:“马忠仁团队的技术助力牧区畜产品变废为宝,实真实 未审在增长了农牧民收入,助力了民族地区脱贫攻坚过程,改良了牧区环境,实现了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的双赢。”攻克技术助力疫苗工艺升级马忠仁始终信任,白手起家、翻新研发才有将来。他和团队瞄准疫苗生产新工艺的研发,助力疫苗传统生产工艺的技术升级,先后攻克疫苗生产用细胞驯化、动物细胞无血清悬浮培养等多项核心技术。这些核心技术里最难的是细胞驯化。马忠仁团队采用多种办法,一直驯化细胞,开发个性化培养基,终极成功取得多种不贴壁就可决裂增殖的悬浮培养型细胞株。有了新型细胞株,还要扩展细胞培养的范围。疫苗制备需要培养大量动物细胞,控制细胞疾速增殖的方式是疫苗高效率生产的基本。依照传统的方法,细胞只能在培养瓶壁贴壁增殖,生产效率低,质量难以保障。2013年,马忠仁团队胜利开发出国内第一个生物反映器无血清悬浮培养技术生产口蹄疫疫苗的工艺。该工艺将细胞培养从传统滚瓶贴壁培养升级为生物反应器悬浮培养,从含血清培育进级为无血清培养,使驯化后的细胞在生物反应器中无血高傲密度悬浮成长。“这一工艺具备效力高、产量高、产品均一性好等特色。”西北民大生物医学研究核心副主任乔自林说。西北民大副校长白日霞介绍,马忠仁团队已将4项口蹄疫疫苗中心技术转化给动物疫苗生产企业。目前,这些企业年产口蹄疫疫苗超过10亿头份,保障了我国畜牧业高质量发展。在马忠仁和团队的尽力下,生物反响器无血清悬浮培养技术还在禽流感疫苗的生产上得到利用,并将3项存在自主常识产权的核心技术转化给国内着名企业,建成了国内生物反应器体积最大的禽流感疫苗生产线,单罐培养体积达6000升。农业乡村部科技发展中央组织专家对马忠仁团队的成果评估称:“细胞基质禽流感疫苗生产技术为国内领先水平,生物反应器悬浮培养技术到达国际进步程度。”据悉,马忠仁团队应用在细胞基质禽流感疫苗研发中的技术储备,承当了细胞基质人用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研发的“重大新药创制”国度科技重大专项,目前已实现临床前研讨,正与国内著名疫苗生产企业配合发展临床研究和产业化。